【一线精品】初中物理-电流做功的快慢3 沪科版1最新精品公开课件

发布于:2021-08-04 21:38:41

第二节 电流做 功的快慢

一、复*提问:
1.什么叫做电功?它的两个单位是什么? 换算关系怎样?
电流所做的功叫做电功;单位有焦耳(J)和 千瓦时(KWh)或者度 1度=1千瓦·时 1度=3.6×106焦

2.电流做功过程的实质是什么? 是电能转化为其他形式的能的过程,电流 做了多少焦耳的功,就有多少焦耳的电能 转化为其它形式的能量。 3.电功的计算公式有哪些?
W=UIt =I2Rt = U 2 t R
对任何电
路都适用

我做了50焦 的功!我多 能干!

我虽然只做了30
焦的功,但你们看, 我做得多快呀!

做功的快慢与_做__功__的__多__少__ 、_时__间_ 都有关系, 因此,我们无法比较他们做功的快慢。
怎样比较这两人做功的快慢?

电功率

1、物理意义:电功率是表示电流做功快慢的 物理量。
2、定义:单位时间里完成的电功叫做电功率。
所以,电功率大表示电流在单位时间内做 功多;并不表示电流做功多,因为做功快 慢不但与做功的多少有关,还与做功的时 间有关。

3.电功率的计算: P

?

W t

电流做功快慢与哪些因素有关?
制 定 计 划 与 设 计 实 验

进行实验与收集证据
首先要测出瓶中煤油的质量m,在闭合开关之前要读 出温度计的示数t1,在闭合开关的同时开始计时,并 读出电压表和电流表的示数。约2mim停止计时,温 度计示数不变时再读数为t2。然后改变电阻值,重复 实验。

分 1、煤油在t(s)吸收的热量Q=

J。

析 2、煤油吸收热量的过程内能增加了。从能



量转化的角度看,煤油增加的内能是电能 转化来的,因而电流通过电阻丝时所做的

论 功W=Q=

J。

证 3、根据电功率的定义, P ? W = w.
t

结论:电功率跟 电压、 电流 成正比。

P=IU

例1:一电熨斗正常工作的功率是300W, 求它连续工作10min消耗的电能是多少焦 耳?合多少千瓦时?
解:由P=W÷t有:
W=Pt=300W×10×60s=180000J
由于1KWh=3600000J,合0.05KW h
或W=Pt=0.3KW×1/6h=0.05KWh
答:消耗的电能是180000焦耳,合0.05KWh

例2:李老师出差时恰逢抄电表日,其电能

表的示数如图甲所示, 出差返回时发现家中有

2 0660

一盏60W的台灯亮着,检查



其它电器都已切断电源,再

看电能表的示数如图乙,求 李老师出差的时间是多少小

2

0

80

4

时?



解:由P=W÷t有:t=W÷P=14.4KW÷0.06W =240h
答:李老师出差时间是240小时。

额定功率
额定电压:指用电器正常工作的电压; 额定功率:指用电器在额定电压下工作的
功率。
小明从商场买了一个白炽灯,仔细观察它的 铭牌,上面标有“PZ220,100”的字样,它表 示什么意思?

实际功率
实际电压:用电器实际工作的电压;
实际功率:用电器在实际电压下工作的功率
一般地,在用电器电阻不变的情况下, 通过用电器的电流随用电器两端的电压 的增大而增大,减小而减小。
∴U实 >U额 ,I实 >I 额 ,P实 >P额 U实 >U额 ,I实 >I 额 ,P实>P额

灯泡上标有“PZ220—25”它的含意是: 灯泡的额定电压是220伏,额定功率是25瓦。
U额 P额
利用“PZ220—25”可以计算:

①灯泡的电阻,利用的公式是:

U2

因为P额 :?


R

U2
所以: R? 额
P额

②灯泡的额定电流,利用的公式是:

因为 P 额?U : 额 I额所以: I额?

P额 U额

例3:若把标有“PZ220—25”的白炽*釉110的电 路下,其实际功率是多少W?
解:∵R=U额2 / P额 =(220v)2÷25W=1936Ω ∴I 实 =U实 /R=110v÷1936Ω=0.057A P实=U实 I实=110v×0.057A=6.25W
答:其实际功率是6.25W

例4:一盏灯连接在照明电路中,通过的电 流是68毫安,求:
①灯的功率是多少?
②每天通电3小时,一个月按30天计算,用 电多少度?
解:P=UI=220伏×0.068安=14.96瓦。 W=Pt=0.01496千瓦×3×30小时≈1.35度 答:灯的功率是14.96瓦,一个月用电约1 .
35度。

有一次,在我参加的一个晚会上,主持人问一个小男孩:你长大以后要做什么样的人?孩子看看我们这些企业家,然后说:做企业家。在场的人忽地笑着鼓起了掌。我也拍了拍手,但听着并不舒服。我想,这孩子对于企业究竟知道多少呢?他是不是因为当着我们的面才说要当企业家的呢?他是不是受了大人的影响,以为企业家风光,都是有钱的人,才要当企业家的呢?

这一切当然都是一个谜。但不管怎样,作为一个人的人生志向,我以为当什么并不重要;不管是谁,最重要的是从小要立志做一个努力的人。

我小的时候也曾有人问过同样的问题,我的回答不外乎当教师、解放军和科学家之类。时光一晃流走了二十多年,当年的孩子,如今已是四十出头的大人。但仔细想一想,当年我在大人们跟前表白过的志向,实际一个也没有实现。我身边的其他人差不多也是如此。有的想当教师,后来却成了个体户;想当解放军的,有人竟做了囚犯。我上大学时有两个同窗好友,他们现在都是我国电子行业里才华出众的人,一个成长为“康佳”集团的老总,一个领导着TCL集团。我们三个不期而然地成为中国彩电骨干企业的经营者,可是当年大学毕业时,无论有多大的想像力,我们也不敢想十几年后会成现在的样子。一切都是我们在奋斗中见机行事,一步一步努力得来的。与其说我们是有理想的人,不如说我们是一直在努力的人。

并非我们不重视理想,而是因为树雄心壮志易,为理想努力难,人生自古就如此。有谁会想到,十多年前的今天,我曾是一个在街头彷徨,为生存犯愁的人?当时的我,一无所有,前途渺茫,真不知路在何处。然而,我却没有灰心失望,回想起来,支撑着我走过这段坎坷岁月的正是我的意志品格。当许多人以为我已不行、该不行了的时候,我仍做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努力,我坚信人生就像马拉多纳踢球,往往是在快要倒下去的时候“进球”获得生机的。事实也正是如此,就在“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香港一家企业倒闭给了我东山再起的机会,使我能够与掌握世界最新技术的英国科技人员合作,开发技术先进的彩色电视机,从此一举走出困境。

有人说,“努力”与“拥有”是人生一左一右的两道风景。但我以为,人生最美最不能逊色的风景应该是努力。努力是人生的一种精神状态,是对生命的一种赤子之情。努力是拥有之母,拥有是努力之子。一心努力可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想获取可谓道路逼*,天地窄小。所以,与其规定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获得什么东西,不如磨练自己做一个努力的人。志向再高,没有努力,志向终难坚守;没有远大目标,因为努力,终会找到奋斗的方向。做一个努力的人,可以说是人生最切实际的目标,是人生最大的境界。

许多人因为给自己定的目标太高太功利,因为难以成功而变得灰头土脸,最终灰心失望。究其原因,往往就是因为太关注拥有,而忽略做一个努力的人。对于今天的孩子们,如果只关注他们将来该做个什么样的人物,不把意志品质作为一个做人的目标提出来,最终我们只能培养出狭隘、自私、脆弱和境界不高的人。遗憾的是,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尽如人意。在人生的路上,不知要遇到多少人,然而,最终留下记忆的并不太多,能够常常眷念的就更少了。 这次回鄂西老家,总想着找一找阿三。阿三是我小学高年纪的同学。记得有一个学期,班主任分配阿三和我坐一位,让我帮助阿三学*。阿三很用功,但学*一般。他很守纪律,上课总四把胳膊背在身后,胸脯挺得高高的,坐得十分端正。 阿三年年冬天冻手。每当看到他肿得像馒头一样厚的手背,紫红的皮肤里不断流着黄色的冻疮水时,我就很难过。有时不敢看,一看,心里就酸酸地疼,好像冻疮长在我的手背上似的。 “你怎么不戴手套?”上早读时,我问阿三。“我妈没有空给我做,我们铺子里的生意很忙……”阿三用很低的声音回答。阿三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女孩子似的腼腆和温存。 知道这个情况后,我曾几次萌动着一个想法:“我给阿三织一双手套。”
我们那时的十三四岁的女孩子,都会搞点和简陋粗糙的针织。找几根细一些的铁丝,在砖头上磨一磨针尖,或者捡一块随手可拾的竹片,做4根竹签,用碎碗碴把竹签刮得光光的,这便是毛衣针了。然后,从家里找一些穿破了后跟的长筒线袜套(我们那时,还不知道世界上有尼龙袜子),把线袜套拆成线团,就可以织笔套,手套什么的。为了不妨碍写字,我们常常织那种没有手指,只有手掌的半截手套。那实在是一种很简陋很不好看的手套。但大家都戴这种手套,谁也不嫌难看了。 我想给阿三织一双这样的手套,有时想得很强烈。但始终未敢。鬼晓得,我们那时都很小,十三四岁的孩子,却都有了“男女有别”的强烈的心理。这种心理使男女同学之间的界线划得很清,彼此不敢大大方方地往来。
记得班里有个男生,威望很高,俨然是班里男同学的“王”。“王”很有势力,大凡男生都听“王”的指挥。一下课,只要“王”号召一声干什么,便会有许多人前呼后拥地跟着去干;只要“王”说一声不跟谁玩了,就会“哗啦”一大片人不跟这个同学说话了。“王”和他的将领们常常给不服从他们意志的男生和女生起外号,很难听,很伤人心的外号。下课或放学后,他们要么拉着“一,二”的拍子,合起伙来齐声喊某一个同学家长的名字(当然,这个家长总是在政治上出了什么“问题”,名胜已很不好);要么就冲着一个男生喊某一个女生的名字,或冲着一个女生喊某一个男生的名字。着是最糟糕最伤心的事情,因为让他们这么一喊,大家就都知道某男生和某女生好了。让人家知道“好了”,是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样的恶作剧常常使我很害怕,害怕“王”和他的“将领”们。有时怕到了极点,以至恐惧到夜里常常做恶梦。因此,我也暗暗仇恨“王“们一伙,下决心将来长大后,走得远远的,一辈子不再见他们!
阿三常和“王”们在一起玩,但从来没他伤害过什么人。“王”们有时对阿三好,有时好像也很长时间不跟他说话,那一定是“王”们世界发生了什么矛盾,我想。我总也没搞清阿三到底是不是“王”领导下的公民,可我真希望阿三不属于“王”们的世界。 在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爸爸突然被划成了“右派”。大字报,漫画,还有划“X”的爸爸的名字在学院外,满世界地贴着。爸爸的样子让人画得很丑,四肢很发达,头很小,有的,还长着一条很粗的毛茸茸的尾巴……乍一看到这些,我差点晕了过去。学院离我家很*,“王”们常来看大字报,漫画。看完,走到我家门口时,总要合起伙来,扯起喉咙喊我父亲的名字。他们是喊给我听,喊完就跑。大概他们以为这是痛快的事情,可我却难过死了。一听见“王”们的喊声,我就吓得发晕,本来是要开门出来的,一下子就吓得藏在门后,半天不敢动弹,生怕“王”们看见我。等他们扬长而去之后,我就每每哭着不敢上学,母亲劝我哄我,但到了学校门口,我还是不敢进去,总要躲在校门外的犄角旮或树荫下,直到听见上课的预备铃色,才赶忙跑进教室.一上课,有老师在,”王”们就不敢喊我爸
爸的名字;饿,我早总四这样想. 那时,怕”王”们就像耗子怕猫!
“我没喊过你爸爸的名字……,阿三轻轻地对我说。也不知是他见我受了侮辱常常一个人偷哭,还是他感到这样欺负人不好,反正他向我这样表白了。记得听见阿三这句话后,我哭得很厉害,嗓子里像堵着一大团棉花,一个早自*都没上成。阿三那个早读也没有大声地背书,只是把书本来回地翻转着,样子也怪可怜。 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阿三虽然和“王”们要好,但他的心眼善良,不愿欺负人。这是他那双明亮的,大大的单眼皮眼睛告诉我的,很友好,使你根本不用害怕他。记得那时,我只好望阿三的这双眼睛,而对其他男生,特别是“王”们,我根本不敢正视一次。 很长很长的岁月,阿三的这双眼睛始留在我的心底,我甚至觉着,这双给过我同情的挺好看的眼睛,在我的一生中也不会熄灭……
阿三很会打球,是布球。就是用线绳把旧棉花套字紧紧缠成一个圆团,再在外面套一截旧线袜套,把破口处缝好,就是球了。阿三投球的命中率也相当高,几乎是百发百中。阿三在球对里是5号,5号意味着球打得最好,是球对长。女生们爱抚球的极少,我们班只有两个,我是其中之一。 记得阿三在每每随便分班打布球时,总是要上我,算他一边的。那时,男女混合打球玩是常有的事。即便是下课后随便在场上投篮,阿三也时而把抢着的球扔给站在操场边的可怜巴巴的我。后来,我的篮球打得不错,以至到了初中,高中,大学竟历任了校队队长。那时就常常想,会打篮球得多谢阿三。
然而,阿三这种善良,友好的举动在当时是需要勇气和冒风险的。因为这样做,注定要遭到“王”们的嘲笑和讽刺的。 这样的不幸终于发生了。不知在哪一天,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王”们突然冲着我喊起阿三的名字了,喊得很凶。他们使劲冲我一喊,我觉得天一下子塌了,心一下子碎了,眼一下子黑了,头一下子炸了……
有几次,我也看见他们冲着阿三喊我的名字,阿三一声不吭,紧紧地闭着双唇,脸涨得通红。看见阿三难堪的样子,我心里就很难过,觉得对不起他。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想给阿三织手套的事了;阿三打布球,我再也不敢去了;上早读,我们谁也不再悄悄说话了;我们谁也不再理谁,好像恼了!但到了冬天,再看见阿三肿得黑紫的像馒头一样厚的手背时,我就觉得我欠了阿三许多许多…… 阿三的家的酱菜铺的对面。我不知他家开什么铺子,只记得每次到酱菜铺买辣酱时,我总要往阿三家的铺子里看。只见漆着黑漆的粗糙的柜台上,圆口玻璃瓶里装着滚白沙糖的桔子瓣糖,也有包着玻璃纸,安着竹棍的棒棒糖……其实,在别的铺子也能买辣酱,但我总愿意跑得老远,去这个酱菜铺买。也说不清为什么,只是想,阿三从铺子里走出来就好了。其实,即使阿三真的从铺子里走出来,我也不会去和他说话的,但我希望他走出来……
有一次,我又去买辣酱,阿三真的从铺子里走出来了,而且看见了我。知道阿三看见我后,我突然又感到害怕起来。这时,只见阿三沿着青石板铺就的小街,向我走来。 “他们也在这条街上住,不要让他们看见你,要不,又要喊你爸爸的名字了……”说完,他“咚咚”地跑了回去。我知道,他说的“他们”,是指“王”们。 望着阿三跑进了铺子,我又想哭。我突然觉得,我再也不会忘记阿三了,阿三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后来,考上中学后,我就不知阿三在哪里了。是考上了,还是没考上?考上了在哪个班?我都不懂得去打听。成年后,常常为这件事后悔,做孩子的时候,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友情? 中学念了半年以后,我就走得很远很远,到汉江的下游去找我哥哥了,为了学,也为求生,因为父亲和母亲已被赶到很深很深的大山里去了。从此,我就再也没有看见阿三,但阿三那双明亮的,充满善意的眼睛,却常常出现在我的眼前和梦中。
人生不知怎么就过得这样匆匆忙忙,这样不知不觉,似乎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走过了许许多多的岁月。20多年后的一天,我回故乡探望母亲,第一个想找的就是阿三。 出乎10岁,我成了孤儿

1991年,我出生在美国怀俄明州的一个小小农庄中。孩提时代,父亲便告诉我:我的母亲是个坏女人,在我降生一年后她便抛夫弃子,远走他乡,她是我们父女俩的叛徒。

怀俄明位于中西部山区,那里土*恶ぃ罴栊痢N业母盖资且桓隹嘈猩愕娜耍愿窬箨瘢还堆孕Γ路鹕淳陀肴耸兰涞娜魏慰炖治拊怠8盖字心旮展煽雌鹄慈幢仁导誓炅洳岳系枚唷N胰衔庖磺卸际且蛭盖椎某鲎叽吹摹S谑牵佣缕穑冶愫弈盖祝拚飧鲈谖业募且渲形戳粝氯魏斡∠蟮幕蹬恕N页3O胱庞谐蝗漳苡肽盖酌娑悦嫦嘤觯蚁M鞘焙颍岳隙犊啵以蚰昵岫挥校蛭移蛱郑胰醇僮安蝗鲜端艺庋鍪且ǜ此浴捌淙酥阑怪纹淙酥怼保

我从未想到,父亲会在2001年那个冬天因心脏病突发弃我而去,当时我才10岁。邻居巴弗顿先生说:“哈罗德到死都是一个不快乐的人。”这一句话可作为我父亲的墓志铭,它非常适合父亲那郁郁寡欢的一生。

一个自称是我母亲的女人

葬礼结束后,牧师将我带进他的书房,书房里有一个女人在那儿等着。

“玛丽琳,”牧师将手放在我的肩上说,“这是你母亲。”我猛地退后一步,假如不是牧师抓着我的肩,我想我一定会从窗户跳出去的!那个女人向我伸出手,声音颤抖:“玛丽琳、玛丽琳……”我冷冷地望着她,心里真想对她痛斥:在我人生的第一个10年里你在哪里?在我年幼最需要你时你又在哪里?可最后我却只是说:“我猜想你现在是为农庄而来的吧?”

“不,我恨农庄,我早就舍弃它了。”她摇摇头说。

“是的,你也舍弃了我,舍弃了父亲!”我朝她喊道,怨恨如火山般爆发:“你是一个坏女人,爸爸一直就告诉我你是一个坏女人!” 她哭了起来,牧师轻轻地拍了拍我,“玛丽琳,也许你的父亲并未告诉你一切,你慢慢会知道的。这次,你母亲是来照料你的,她现在是你惟一的亲人。”

“不!”我大声叫道,“我不想跟她在一起,如果让她留在农庄,我的父亲会死不瞑目的!”“我不会留在农庄,”那个女人说,“玛丽琳,我要带你到城里去。”城市,我从未去过城市,那庞大的陌生的城市令我恐惧。我哭了起来:“我不想到城里去!我要一个人呆在农庄!”

“仅仅一个冬天,”那个陌生女人哀求道,“如果你不满意,我保证不再留你。”牧师也说道:“如果你与你母亲呆不下去,你可以再回到怀俄明来,你可以在我们家生活。”

我相信牧师,他的话使我感到了希望。迟疑片刻后,我同意跟这个自称是我母亲的人走。我们坐了一个多小时的飞机,又上了一辆计程车。终于,计程车在一幢红砖房子前停下。那女人将我带上三楼的一套房子。我不得不承认,这房子比我在怀俄明的家要豪华气派得多。她带我走进卧室,我看到的是粉红色窗帘和印花床罩,我禁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的确很柔软很舒服。她马上问道:“你喜欢这些吗?”我赶紧将手缩回,生硬地说:“我对这些没兴趣。”她没再说什么,只是问我是否累了,想不想上床睡觉。我早就精疲力竭了,心想如果我能睡过这整个冬天,一觉醒来就到春天了,那该多好啊!那我就不用跟这个讨厌的女人相处而可以直接回怀俄明了。我倒头就睡,醒来时已是翌日清晨。 对于母亲,我已经写得太多了,也许天天写,日日写,一辈子也写不完。但是父亲,我一直想写却不敢写。也许是对他多我的爱不轻易溢于言表的缘故吧。五一的时候我没有回家,他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情况,说到表叔打他的儿子,打得很凶,最后表弟赌气不去上学,甚至发誓不参加将至的中考。我听到他在电话里深深地叹了口气,也觉得为人父实在是困难,做儿子的却浑然不觉。

和父亲打完了电话,我好一会缓不过劲来。我奇怪我的记忆里竟然没有一次挨打的情景。父亲对我太好,很早就达到了关系*等的地步,他会征求我的意见,一如征求我的母亲。可是在我最初的青春里,我却要以他为敌,对抗他,讽刺他,让他吃尽沟通的苦头。我恨我经常自以为是自我放逐,用考试交白卷来证明自己不把生活当回事;我恨我做了时间的刽子手,助纣为虐,亲手谋杀了父亲的青春,埋葬了他的壮年,还让他那么不开心;我恨我书读得太多有预想的前程却把他撇在农村里受无穷无尽的罪,接受儿子不能及时尽孝道的命运;我恨我……可是这些父亲从不提起,他总面带着满足的微笑*静地接受街坊邻居对我们兄妹的赞美,虽然这些赞美不一定都实在,有的还很夸张,但他真的在为我们骄傲。他像一张打捞美好的鱼网,让我们的坏都尽数岁着时光的流水冲走。

我小学的时候因为贪玩爆竹炸伤了自己,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我听见他和母亲互相埋怨,说为什么不照顾好我。其实我那时已经不小了,他们早已没有盯着我的必要和义务,但他们越争越凶,最后竟然打起来,还打碎了玻璃和茶杯,我听着响亮的破碎声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愧疚感,我想说其实不关你们的事,是我自己不好,但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地流泪,眼睛轻轻地闭着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我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在擦拭我冰冷的脸庞,那么柔和,那么小心翼翼,我睁开眼睛看到是父亲,他也在哭,他一个大男人像小孩子一样在没出息地哭,旁边是我同样默默哭泣的母亲。我的父亲,他不先去抚慰自己的妻子反而先抚慰刚刚懂事的儿子!一瞬间我明白了:他是怕吵架伤害幼小的心灵啊。那一晚上,我们仨都没能睡着,我们都在自责,我发誓以后一定不再闯祸,我都是有责任承担事情的人 了。也似乎在那个晚上,我猝不及防地长大了。

中学的时候我们学了朱自清的《背影》。老师说你们也写一篇吧,我想起我的父亲,但是真奇怪,脑海里竟然只有一点恍惚的回忆,我才发现父亲一直都是以迎接者的姿态在接纳我!陪我上学,他让我走在前面,自己拎着包紧紧跟着,我的影子就在他沧桑的脸庞上忽隐忽现;寄宿时学校规定周三探望,才下楼梯我就看见他站在那棵熟悉的广玉兰下冲我微笑,手里捧着母亲赶早熬制的鸡汤;我乘车外出,他从来都是送到车走了好远,我只能推测他什么时候会背过身去;家乡四面临水,坐船跟吃饭一样稀松*常,我常常在江心就眺望到码头上站着一个人,岸*了,他一定是我的父亲。有时候老天会突如其来地下雨,父亲也不躲,他就一件摩托车用雨衣披着,任雨水从裤腿一直浸湿到膝盖,一直浸成我心里一道心酸的风景。他说怕走远了我找不到会着急,他说*惯了就无所谓了,其实他是念念不忘 唯一的一次“违约”我徒步跑回家伤心欲绝的样子。他还说了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我只是想哭,只是想狠狠地骂自己。我的父亲啊,他为什么就甘愿为儿子一次小小的任性而牺牲自己呢,他为什么就不能早早地转过身子让我也看看他的背影呢,他和我面对面地站着,青春站过去了,激情站过去了,生命也站过去了宝贵的一半,你要知道,我现在是连他死去的头发和苍老的容颜都不敢正视了啊。

父亲在我叛逆的岁月里并没有背叛我,他一如既往地爱我,把我挑衅的攻击轻轻地顶过去,像是顶过千年不遇的洪水。后来我考上了大学,还是一所名牌大学,在我们的小村子里,我一下子成了名人,但父亲及时地站出来用*静的声音回复了那些溢美,他只是悄悄地收拾行囊送我到学校,安顿好了之后我送他到车站。那次似乎是我第一次送他,也是他第一次主动走到我前面。我看着他微微佝偻的身躯有说不出来的难受,谁知他突然转过身子,对我说:“我今天还是不回去了吧。”说着就往学校的方向赶,仿佛儿子的大学是他的大学,于他充满了温和而强烈的归属感。既然这样,我们便一起参观了传说中的樱花大道和民国时的建筑。每到一处他都努力而贪婪地看着,仿佛要把永久的遗憾和逝去的理想看回来,仿佛要把四十多年似水的年华看回来。我知道,这么多年了,他心中的那个梦并没有死, 它还活着,它要化做浪漫樱花在我的大学开放。念及此,我忍不住心痛,为父亲,也为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

那个晚上父亲睡在我的下铺,因为床上的行头只有一套,他就垫着过冬的棉袄和毛毯睡下了。第二天早上我问他:“睡好了吗?”他说:“还好。”其实他骗我,他根本没有睡着,一晚上我就听见他翻来覆去的声音和深浅不一的叹息。不知道是因为白天发生的事还是因为床板太硬,也许两者都有,都像午夜呼啸的列车,尖锐而来,落寞而去。

现在我上了大学,妹妹在最好的高中做最好的学生。看起来很美,但家里的开支却日渐凶猛。父亲为了我们兄妹俩安心读书,竟然拾起了荒废多年的养蜂手艺。他现在很忙,一边要跑信用社的业务,一边要侍弄那群躁动不安的蜜蜂。唉,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而且是受人尊敬的半个公家人,却要拼出年轻人的激情,真不容易。我写这些实际上忽视了他所受到的巨大委屈和折磨,母亲偷偷地告诉我说,哪怕是最熟练的养蜂专家,一天也要被蜜蜂蜇上五六次。她的话终于粉碎了我最初存在的侥幸心理,在学校里看到鲜花盛开我会似乎看到父亲正率领着他的孩子,他的千军万马在不停地忙碌,有些蜜蜂像当初的我一样,背叛他,攻击他,枪击他的手,他的脸,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所有裸露在外的黝黑的皮肤,那些毒螯最后穿过他的身体一直刺到我心里,让我感到莫大的恐慌和不安。我甚至一度想 到回去接替他,杀死他的蜂王,踹翻他的蜂箱,让它们都他妈地滚蛋。后来却只是劝他带上防护面罩,也没多大作用,养蜂是细活,很多时候要靠眼睛和手感,父亲还是不得不经常端一盆肥皂水在旁边,被蜇了就迅速抹一下,草草了事。我伟大的父亲啊。

前几天看到秦惑写的一句话:父亲是我的致命武器。一种刻骨铭心的认同感油然而生。我的父亲于我,也是这样。你不知道现在我有多爱他,爱他甚过我的青春,我的理想,甚过我爱的海子和余华,甚至甚过我的生命。我愿意他找个机会狠狠地揍我一顿,弥补我为人子应该承受的痛楚,我愿意为他祈祷,为他折寿几年,只愿他多活几年,让我多做几年孝子。我还要告诉他,如果有来世,我还要做他的儿子,我要永生永世做他的儿子。还有秦惑和小鸟,我的好兄弟,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其实父亲和我们,我们是彼此的致命武器。你们一定要珍惜父亲旷世伟大的恩情,这份情,我们是要用全部的热爱和尊敬,是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偿还的。

谢谢聆听 我跟着她进了厨房,她将早餐放在我面前。尽管我饿极了,但却不想让她知道,我只是吸了一小口橘子汁,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把它一饮而尽。早餐味道美极了,但我不能告诉她我喜欢吃她烹制的食品。

结果,早餐之后我依然和早餐前一样饥饿。她去商店购物时,我冲进厨房,找出一盒蛋糕,狼吞虎咽地将它们一扫而光。 不久,她从超市归来,带着满满一袋东西。她一边将物品从包中取出,一边说:“这是鱼片,我想你也许会喜欢,还有椰子蛋糕和巧克力蛋糕,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种,所以两种我都买了……”听到这话,我心里一阵酸楚,脱口说道:“你要真是我母亲,从小一直与我生活在一起,就不会不知道我喜欢哪一种了!”
么做,于是便当了这个围城的逃兵。可我不能再对你这样做,难道你不想让我为你尽一个母亲的职责吗?”

我瞧着母亲,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我懂得了爱有时就是一种原谅。“我愿意和你呆在一起。”我喃喃道。

母亲紧紧地拥着我,我知道横亘在我俩之间的那块坚冰已经融化,那种仇恨已经消失,爱与亲情又重临意料之外,我竟然很顺利地找到了那时的“王”。“王”很热情地接待了我,“王”有一个很漂亮年轻的妻子。这个年龄,这个时代见到“王”,我好一番“百感交集”。说起儿时的旧事,我不禁潸然泪下,“王”也黯然神伤。

“不提过去了,我们那时都小,不懂事……你父亲死得很哭。”“王”说得很真诚,很凄楚。是,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我们都长大了。儿时的恩也好,怨也好,现在想起来,都是可爱的事情,都让人留恋,让人怀念……

“王”很快地帮我找到了阿三以及儿时的两个同学。当“王”领着阿三来见我的时候,我竟十分慌乱起来,大脑中不时闪现着阿三那双明亮的单眼皮眼睛。当听到他们说笑着走进家门时,我企图努力辨认

阿三的声音,然而却办不到……

阿三最后一个走进家门,当我努力认出那就是阿三时,我的心突然一阵悲哀和失望——那不时我记忆中的阿三!那双明亮的眼睛在哪儿?站在我面前的阿三,显得*静而淡漠,对于我的归来似乎是早意料到的事情,并未显出多少惊喜和亲切。已经稍稍发胖的身躯和已经开始脱落的头发,使我的心痉挛般的抽动起来:岁月夺走了我儿时的阿三……我突然感到很伤心,我们失去的太多了!人的一生有许多值得珍惜的东西,可当我们还没来得及去珍惜踏时,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一切都不存在了……

阿三邀我去他家吃饭,“王”和儿时的两位同学同去,我感到很高兴。我知道,这是阿三和“王”的心愿。很感谢我童年的朋友们为我安排这样美好的仪式。我们这些人,一生中相见的机会太少了,这聚会将成为最美好的忆念。

阿三的妻子比阿三大,也不漂亮。望着蹲在地上默默地刮着鱼鳞的阿三和跑里跑外为我们张罗佳肴的阿三贤惠的妻子,我感到很安慰,但又一阵凄恻:儿时的阿三再也不会归来了,这就是人生……

“……六九年我在北京当兵,听说你在那里念大学,我去找过你,但没找着。”吃饭的时候,阿三对我说。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望着阿三,我便有万千的感激,阿三终没有忘记我!

“我提议,为我们的童年干杯!”我站了起来。

阿三和“王”,还有童年的好友都高高举起了酒杯。

这一瞬,大家似乎都有许多话要说,但谁也没说什么,我不知这一颗颗沉默的心里是否和我一样在想:人生最美好的莫过于友谊,友谊最深厚的眷恋莫过于童年的相知……我突觉鼻尖发酸,真想哭。

临走,阿三送我上车站。

“很难过,我们都长大了……”真真没想到,临别时,阿三能讲出这样动情的话。然而,他的样子却很淡漠,甚至可以说毫无表情,只是眼望前方,静稳地打着方向盘。这种不动声色的样子使我很压抑。自找到阿三,我就总想和他说说小时候的事情,比如关于手套,布球或者“喊名字”的风波……然而,岁月里的阿三已长成一个沉静而冷凝的男子汉,成年的阿三不属于我的感情,我想。真没想到,临别,阿三却说了这句令我一生再不会忘记他的话。

感谢我圆如明月清如水的乡梦,梦中,童年时候的阿三向我走来……我是在第三次收拾画夹准备回去的时候注意到她的。

一家信誉特好的大花店以高薪聘请一位售花小姐,招娉广告张贴出去后,前来应聘的人很多,如过江之鲫,经过几番口试,*辶粝铝思肝慌ⅲ盟敲咳司ǖ暌恢埽员愦又刑粞∫蝗恕U馊雠⒊さ亩既缁ㄒ谎览觥R蝗嗽诨ǖ瓴骞ǎ蚬ǎ蝗耸腔ㄒ昭5挠毂弦瞪溆嘁蝗耸且桓龃登嗄辍

插过花的女孩一听*逡盟且砸恢艿氖导杉ㄎ︽程跫闹星韵玻暇共寤ǎ蚧ǘ杂谒此凳乔峄ㄊ炻贰C看我患丝徒矗筒煌5慕樯芨骼嗷ǖ南笳饕庖澹约案裁囱娜怂褪裁囱幕ǎ负趺恳桓鋈私ǖ辏寄芩档娜萌寺蛉ヒ皇ɑ蛞焕夯ǎ恢芟吕此某杉ú淮怼 花艺女生经营花店,她充分发挥从书中学到的知识;从插花的艺术到插花的成本,都精心琢磨,她甚至联想到把一些断枝的花朵用牙签连接花枝夹在鲜花中,用以降低成本……她的知识和她的聪明为她一周的鲜花经营也带来了不错的成绩。

待业女青年经营起花店,则有点放不开手脚,然而她置身于花丛中的微笑就像一朵花,她的心情也如花一样美丽。一些残花她总舍不得仍掉,而是修剪修剪,免费送给路边行走的小学生,而且每一个从她手中买去花的人,都能得到她一句甜甜的话语—“鲜花送人,余香留己。”这听起来既像女孩为自己说的,又像是为花店讲的,也像为买花人讲的,简直是一句心灵默契的心语……尽管女孩努力的珍惜着她一周的经营时间,但她的成绩比前两个女孩相差很大。

出人意料的是,*寰沽粝铝四歉龃蹬ⅰH嗣遣唤狻卫*宸牌跚呐ⅲ≈姓飧鏊跏炙踅诺拇蹬ⅲ坷*逅怠坝孟驶ㄕ踉俣嗟那仓皇怯邢薜模萌缁ǖ男那槿フ跚俏尴薜摹;ㄒ湛梢月缁ǖ模蛭饫锩姘乓桓鋈说钠剩返乱约扒槿ぐ茫帐跣扪 有一个男孩,他与父亲相依为命,父子感情特别深。

男孩喜欢橄榄球,虽然在球场上常常是板凳队员,但他的父亲仍然场场不落地前来观看,每次比赛都在看台上为儿子鼓劲。

整个中学时期,男孩没有误过一场训练或者比赛,但他仍然是一个板凳队员,而他的父亲也一直在鼓励着他。

当男孩进了大学,他参加了学校橄榄球队的选拔赛。能进入球队,哪怕是跑龙套他也愿意。人们都以为他不行,可这次他成功了——教练挑选了他是因为他永远都那么用心地训练,同时还不断给别的同伴打气。

但男孩在大学的球队里,还是一直没有上场的机会。转眼就快毕业了,这是男孩在学校球队的最后一个赛季了,一场大赛即将来临。

那天男孩小跑着来到训练场,教练递给他一封电报,男孩看完电报,突然变得死一般沉默。他拼命忍住哭泣,对教练说:“我父亲今天早上去世了,我今天可以不参加训练吗?”教练温和地搂住男孩的肩膀,说:“这一周你都可以不来,孩子,星期六的比赛也可以不来。”

星期六到了,那场球赛打得十分艰难。当比赛进行到3/4的时候,男孩所在的队已经输了10分。就在这时,一个沉默的年轻人悄悄地跑进空无一人的更衣间,换上了他的球衣。当他跑上球场边线,教练和场外的队员们都惊异地看着这个满脸自信的队友。

“教练,请允许我上场,就今天。”男孩央求道。教练假装没有听见。今天的比赛太重要了,差不多可以决定本赛季的胜负,他当然没有理由让最差的队员上场。但是男孩不停地央求,教练终于让步了,觉得再不让他上场实在有点对不住这孩子。“好吧,”教练说,“你上去吧。”

很快,这个身材瘦小、籍籍无名、从未上过场的球员,在场上奔跑,过人,拦住对方带球的队员,简直就像球星一样。他所在的球队开始转败为胜,很快比分打成了*局。就在比赛结束前的几秒钟,男孩一路狂奔冲向底线,得分!赢了!男孩的队友们高高地把他抛起来,看台上球迷的欢呼声如山洪暴发!

当看台上的人们渐渐走空,队员们沐浴过后一一离开了更衣间,教练注意到,男孩安静地独自一人坐在球场的一角。教练走*他,说:“孩子,我简直不能相信,你简直是个奇迹!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男孩看着教练,泪水盈满了他的眼睛。他说:“你知道我父亲去世了,但是你知道吗?我父亲根本就看不见,他是瞎的!”

“父亲在天上,他第一次能真正地看见我比赛了!所以我想让他知道,我能行!” 人都有这样那样的专长,这无疑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帮助。但人更要有如花的心情,因为这心情能感染人,让人领悟到生命的纯真和美好。 她站在离我不远处的岩石上,不时地翘首向坡下张望着。初冬,漫山的黄栌树叶染红了大半个天空,暮蔼中,微风拂过山岗,火红的黄栌树叶片片起舞。

她看上去三十几岁的样子,中等偏瘦,长圆脸,一双细长的眼睛,脸上挂着那种农村妇女特有的憨厚和谦卑。

我问她在看什么,为什么每天的这个时候都要到这儿来。

她笑了,带着几分和她的年龄极不相称的羞涩和腼腆。她说,她男人在坡下的煤窑里工作,5点30分下班,她来这儿是想早一点看到他从竖井里上到地面上来。

果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依稀地看到,山坡下有一排低矮的房屋,屋后,一座高高的煤山掩映在茂密的黄栌树丛中,看上去象极了一抹滴落在油画上的墨渍。山腰间,一行铁车沿着道轨正象坦克一样缓慢地爬行着,铁车里,乌金滚滚,那,是矿工们的汗水。

她说,一天中自己最喜欢的是每个傍晚的5点45分,那是第一批下了班的工人从竖井里升上地面的时刻。说这话时,她又笑了,那亲切而自然的笑容,让她*凡的容颜生出一种圣洁的美丽和无法形容的生动来。

从她断断续续的诉说里,我知道了,她三十四岁,有两个孩子,儿子上六年级,女儿上三年级。公公死得早,留下婆婆和他们一起生活。她一个人种着十多亩地,男人在矿上打工,婆婆照顾一家人的生活,日子过得虽不富裕,但也和和美美。她说,今年的收入不错,照这样下去,再有两年就能翻盖一下老屋了,到那时候,每个孩子都会像城里的孩子那样,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屋子。

说着,她下意识地用手捋了捋额前的头发,幸福地憬憧满满地写在脸上。

小心翼翼地,我问她,是不是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的。她说是,她说自己最怕救护车的声音。一次,矿上的老会计突发心脏病,镇上的120急救车拉着警笛往矿上开的时候,把四里八村的矿工亲属都惊动了,人们纷纷涌向矿井,有人甚至一边跑一边哭。那天,到了矿上她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竟然跑丢了一只鞋。她说,直到现在,哪怕是在县城里听到这种声音,她的心便会抖个不停。

说这话时,她的脸上*静如水,而我,却分明感觉到,一丝酸楚从心底迅速涌向全身。

她说,下井的矿工脸上一层煤黑,穿的衣服都象黑炭一般,在别人的眼里这些煤黑子分不清谁是谁,可是我们这些家属一眼就知道谁是谁家的爷们儿。

说话间,罐笼提升起几个矿工出现在井口,我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表:5点45分,丝毫不差。

她不再说话,眼睛一眨不眨着盯着远处的竖井。

一罐又一罐,陆陆续续地,矿工们被电梯提升到井口。

她痴痴地站在散落着夕阳的岩石上,如释重负般喃喃自语着:又一天过去了,**安安。

她开始收拾她的篓筐,我知道,她已经看到了她最想看的人,那个给了她爱情,给她带来温暖和力量支撑的人。

我要用车捎她一程,她谢绝了,她说翻过山梁就是她的家,走小路更快,男人喜欢喝两口儿,自己要赶在男人回来前给他把酒烫热。

看着她娇小的甚至有些枯干的背影消失在火红的黄栌树林里, 那一刻,我忽然就为她那淳朴的爱情所感动。一边是辛劳琐碎的日常生活,一边是牵肠挂肚的惦念。在日日提心吊胆的张望中,矿工们的爱情早已被细细密密的岁月针脚缝合成了一件贴身的衣服,体已、暖身,相依为命。那些溶入在深情凝望中的牵挂,那些注入到一壶热酒一碗姜汤中的关爱,让花前月下的聊聊我我变得如此苍白、矫情。

5点45分的爱情,让我那颗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变得越来越粗糙越来越麻木的心,深深地沉浸在一股殷殷的温润中。 有一位著名的音乐家,在成名前曾经担任过俄国彼德耶夫公爵家的私人乐队的队长。

突然有一天,公爵决定解散这支乐队,乐手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时间全都面面相觑、心慌意乱,不知道如何是好。看着这些和自己一起同甘共苦许多年的亲密战友,他睡不安寝、食不甘味,绞尽脑汁、想来想去,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他立即谱写了一首《告别曲》,说是要为公爵做最后一场独特的告别演出,公爵同意了。

这一天晚上,因为是最后一次为公爵演奏,乐手们表情呆滞、万念俱灰,根本打不起精神,但是看在与公爵一家相处这些日子的情份上,大家还是竭尽所能、尽心尽力地演奏起来。

这首乐曲的旋律一开始极其欢悦优美,把与公爵之间的情感和美好的友谊表达得淋漓尽致,公爵深受感动。渐渐地,乐曲由明快转为委婉,又渐渐转为低沉,最后,悲伤的情调在大厅里弥漫开来。

这时,只见一位乐手停了下来,吹灭了乐谱上的蜡烛,向公爵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悄悄地离开了。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名乐手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了。就这样,乐手们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去了,到了最后,空荡荡的大厅里,只留下了他一个人。只见他深深地向公爵鞠了一躬,吹熄了指挥架上的蜡烛,偌大的大厅刹那间暗下了下来。

正当他也像其他乐手一样,真要独自默默地离开的时候,公爵的情绪已经达到了顶点,他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地叫了起来:"这是到底怎么一回事呢?"他真诚而深情地回答说:"公爵大人,这是我们全体乐队在向您做最后的告别呀!"这时候公爵突然省悟了过来,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啊!不!请让我再考虑一下。"

就这样,他用一首《告别曲》的奇特氛围,成功地使公爵将全体乐队队员留了下来。他就是被誉为"音乐之父"的世界著名音乐家-海登,

在滚滚红尘中,作为芸芸众生的你我有不少人会这样做:你对我不好,我也不会对你好。比如,在被抛弃、被辞退、被退学的时候,往往会愤愤离去,甚至采取报复行为;还有这样一种情况,有的人在抛弃对方或者准备跳槽时,也不愿意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结果出现了一种糟糕的结局。相反,海登深知,即便是最后的时光,也要一样无限美好地离去,为的是给双方留下一些更美好的或是更值得他日回忆的东西。结果,他的真情大度告别扭转了局面。

聪明如你我者,当你对他人多一点宽容;多一点大度;多一点容忍;多一点体贴;多一点谅解,与此同时,你自己也会少一些忧愁;少一些烦恼;少一些郁闷;少一些闷闷不乐;少一些不快;降低了耗气伤神的砝码,增加了健康快乐的基数,言外之意,善待他人益于己,即便是你不唱高调;也不说空话大话;全权只当是为你个人的长远利益着想,宽容大度一点儿没错!但又能有谁会说宽容大度不也是一种美德呢?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